邵俊:新能源低端领域严重过剩 缺乏核心技术提供乐橙娱乐官网,澳门赌场玩法等产品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合作

澳门赌场玩法

首页 > 集团简介 > 邵俊:新能源低端领域严重过剩 缺乏核心技术

邵俊:新能源低端领域严重过剩 缺乏核心技术


来源:乐橙娱乐官网 | 时间:2018-10-01

  9月18-19日,中国(无锡)国际新能源产业峰会在无锡召开。政府众多权威部门、各产业领袖和投资界大腕等出席了本次峰会,对新能源的发展前景进行了探讨。在会议现场,搜狐财经专访了德同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中华创投协会理事邵俊:

  搜狐财经:今天做客我们这里的嘉宾是德同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中华创投协会理事邵俊先生,自从经济危机发生以来,新能源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重视,尤其是像风能和太阳能,我们感觉产业规模迅速的扩大,从您对产业的研究来讲,您比较倾向于看好新能源领域当中的哪些具体领域?

  邵俊:从产业化的程度以及成本考虑,太阳能跟风能应该还是新能源的两大主力市场,但是大家也听到,很多媒体,包括投资界也在担忧,由于各个地方的重复投资、重复建设,在某些领域里面已经达到了供过于求,或者饱和,或者已经产生了杀价这些恶性竞争,但总体来讲从需求来讲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整个这个应该跟国家政策的配合,以及技术上进一步来创新,避免这种同质化的竞争,我想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机会。

  搜狐财经:我们了解到您之前投过无锡尚德,现在可能投中航惠腾,我们知道他是做叶片的,了解到您最近在国外也投了一个薄膜技术企业,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三个企业您比较看好他们的什么优势?

  邵俊:无锡尚德,当然是领军人物了,我们投的比较早,06年的时候,当时中国整个产业不要说过热,甚至还没有起步,应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无锡尚德创造了中国太阳能的行业,起到了领头羊的作用,经过无锡尚德成功的投资以后,我们全部看了一遍整个产业,我本人也跑了非常多的地方,但是我们两年都没有投第二家,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刚才讲到的,我们看到大多数的还是属于没有太多的自主技术含量的,都是重复性的投资和生产,这样的话我们认为从长期来讲是不具备竞争能力的,最终会被淘汰的,所以我们一直到08年才投了两家薄膜的,一家在国内、一家在美国,国内的这家叫做普乐新能源,在安徽蚌埠,那地方也是比较偏远,但是他是国内极少数的自主掌握从设备到工艺全套自主技术的。别的我们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向国外几家大型设备厂商进口同样的设备,像美国应用材料、瑞士奥瑞康以及日本的真空这三家设备商,他们把大头利润全部已经赚到了,然后这些企业都是认识类似我们这样的风投机构,来拿资金,所以有时候我们开玩笑,风投已经变成了设备的融资商了,我认为这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我们在美国投资的一家是第三代的薄膜太阳能电池,这帮人也是从设备开始,完全是自主的设备、自主的工艺技术,我们很高兴在中适线%,这对薄膜太阳能是非常了不起的,国内我刚刚讲的大多数的薄膜太阳能电池基本上的转换效率都是在7-8%左右,你知道转换效率对太阳能发电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风能这边,我们也看到中国是“风起云涌”啊,尤其是整机,大大小小一下出来几十上百个,但是剖析一下,真正的做塔架、做些锻件,虽然有一些技术,但是这些技术我想它的可持续是不久的,所以我们要详细分析它真正的核心在哪里,第一就是叶片,然后还有一些配套,比如说主轴的轴承,这些都是非常核心的,所以我们进行行业的搜索以后,我们最终锁定投资了惠腾风电,他具有自主的能力来设计以及生产风电叶片,这是整个风电行业我们认为最核心的部件,所以投资到现在发展非常迅速,现在也已经积极在筹备IPO了,目前从产能来讲,他已经在中国排第一,在全世界排到了第二,而且是供不应求。

  搜狐财经:刚才您谈到国内的风电,大家觉得风电很“疯”,另外一种说法是多晶硅很“多”,目前有一种观点新能源新泡沫,大家都觉得现在是产能过剩,但其实新能源处于起步阶段,为什么这么快就有这样多的担忧?现在大家所指的过剩是什么样的过剩?

  邵俊:我认为还是一些低端的过剩,就是不需要什么核心技术的,我觉得很不客气的说,虽然政府在新能源上面应该扮演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很多地方政府在低端的产能过程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从高端层面来讲,中国不但不是过剩,而且还是严重缺乏,一方面硅材料低端过剩的同时,我们还有50%需要依靠进口,高端、高质量的可以稳定的这些还是没有。所以我想就有点像别的一些产业也是非常类似,低端的产能过剩、杀价,高端的进口,而新能源跟别的不一样,因为它要替代传统能源,成本至关重要,成本在新能源里面往往都是由技术来决定的,所以你光是做低端的,最终是消耗大量的资源,其实根本达到部分到新能源替代能源本质的目的,所以这方面我想包括企业要大声呼吁,政府要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指引规范这个行业,要么很容易做成像家电等行业很混乱,等于把这个行业做杂了。

  搜狐财经:您觉得政府在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样的事情?现在可能有企业、社会基本上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但是政府会有一些办法。

  邵俊:政府最重要的是要做几方面的事情,从后端讲到前端。第一要创造需求,中国大多数的太阳能市场还是在国外,但是现在由于这种低端竞争造成的杀价,欧洲现在已经开始呼吁反倾销了,国内目前来讲虽然也出了一些政策,但是这些政策需要进行配套来落实,国内内需的市场的产生是最根本的,因为你通过需求来拉动生产。

  第二也不是鱼龙混杂,谁都可以去投标、竞标,要有很多标准的设定以及测试,中国有些企业很会忽悠,这样将来一旦上网的话,如果是通过忽悠的,可能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后果,所以中国要有自己的一套太阳能、风能设备的检测、评估标准,大家都按游戏规则,要不然大家都听的糊涂了,每个人都说自己是第一,竞标的价格又是压的超低。

  第三个,政府应该在早期的一些核心技术原创以及引进国外技术国产化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因为老实说这一块不是马上就能看到效益,因为像我们投资商毕竟有投资回报的压力,所以很难在这个阶段投资,但是政府就要积极的扮演,因为这需要有长期的战略作用在里面,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以后,这个产业将来还是自己的,要不然还是为别人加工。

  搜狐财经:从年初开始,倡导十大行业振兴规划的时候,就发现资本市场有一个反映,就是有这种振兴板块,最后一个出来的就是,应该说也没有完全出来,就是可再生能源的规划,现在市场对新能源的追捧,您觉得目前新能源企业这些上市公司整体估值平均水平是否高于大盘实际,会不会高于整个资本市场的整体发展水平?

  邵俊: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觉得从全世界资本市场来看,新能源公司估值本来就应该是高于整体市场以及传统产业,因为它的发展可以说是无限、爆炸性的增长,你知道资本市场的定价他不是说看你今天的情况,互联网就是这样,像Google股票,300多美金,也没怎么赚钱,他是看你有没有未来爆炸性盈利的能力。真正优秀的新能源企业本来就应该有很高的估值,但是目前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我觉得主要还都是新能源概念公司,而不是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新能源公司。所以我有很多做股票、做基金的朋友,他们也知道我投过一些新能源企业,有时候会经常问我,我首先给他们忠告,第一句会说,我下面讲的话,你最后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别太认真,因为你太认真我的话,你会错失很多机会,为什么呢?因为二级市场的炒作、炒股票赚钱,跟我们这样的看基础面的、长期的战略投资,是完全不一样的,听了我说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好之后,可能反而连累他们丧失了一些短平快可以赚钱的机会,最后跟我朋友说,你要听我来分析一些技术的、是值得东西可以跟你分析,但是如果看了我这个之后就放弃对二级市场的投资,会过来不要怪我。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投资眼光,或者投资的评判是不一样的。

  搜狐财经:最开始谈到你们投的第三个公司是在美国做太阳能薄膜的,现在这种多晶硅技术和薄膜技术,哪个技术相比来讲是更具优势的?哪个更具发展趋势?

  邵俊:现在薄膜技术是非常多样化的,在国内大家可能听到的薄膜电池技术都是所有的多晶硅薄膜电池技术,所以你刚才的问题已经隐含了把这两者等同起来了,其实在国外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在美国这些主流市场非晶硅薄膜没有什么市场的,所以它的设备主要也是卖到中国这些国家来。在美国其实它的多晶硅技术是非常丰富多彩的、非常多样化的。就说我们投的这家,他的技术是把晶硅做成薄膜,在一个基础上长出薄膜来,这样的话就能达到晶硅物理的极限性,因为本身就是晶硅,但是通过特殊工艺长出薄膜,所以它是传统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所用硅量的1/8甚至是1/10,成本有大大的下降,同时它可以达到晶硅的转换效率,这种技术才是真正的核心技术,中国讲已经把非晶硅和薄膜等同,这只是所谓的1.0第一代版本,现在美国已经等了3.0了。